金戈铁马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胜出」BAKUKO'S DIARY

“我有一个秘密。起初,连我自己也不确定它的真伪。


我喜欢绿谷出久。”

爆豪难得的平和在日记里倒是很常见。他一开始随意地写了废久,思纣片刻,还是郑重其事地写下绿谷出久。

“我想,是混杂着恨的喜欢。我恨他。明明是无个性还妄想进入雄英,还不肯放弃他成为英雄的痴梦。区区一个无个性竟然想超越我!可笑又可恨。我从不觉得废久可怜,他想成为像ALLMIGHT一样的英雄的梦,他的十三个英雄分析本,他死守着不肯放弃的自尊与某种热爱,全部都是真的。真真切切,其他人都觉得他是蝼蚁想登天的傻*,可我不觉得,他是确实想超越我的,他是确实想成为英雄的,所以我恨他!他凭什么!”

爆豪低着头,笔尖簌簌地响动,头发遮住他的脸,以至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想,我一定要是最强的,没有人能挡住我的路。事实上也没有多少人真正挡过我。但废久就是。他明面上对我的畏畏缩缩与恐惧应该不是演的,可他大概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从来不怕我,他想和我一起作战,他想超越我,他像疯了似的追求强大与胜利。我感到一种违和怪异的共鸣与感动。

我们都在成长。废久不是什么没能力的傻*。恰恰相反,他领悟能力与学习能力都很强,看上去柔弱无能,实际上一转身给你个SMASH。我之前是不肯这么想的,即使我意识到了。”

爆豪胜己抬头,揉了揉手,表情别扭。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废久真的很强。可我想成为第一,我想成为堂堂正正的毋庸置疑的第一,我要成为最强,可那时得到ALLMIGHT认可与传承的是废久,成长地更快更强的是废久,我连临时英雄执照都没拿到!(现在的废久是NO.1英雄)

我很茫然,又感到心头有火在燃烧。废久凭什么!

所以我们干了一架。我猜的果然没错,废久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超越我的念头,并且愈演愈烈,可是让我讶异的是,从他的话中之意看,他喜欢的不仅是ALLMOGHT,还有我。

废久喜欢爆豪胜己。更让我讶异的是ALLMIGHT的话。我们都可以认可对方,进行良性竞争,我们都是真正的英雄。

等等,这里有个重点我不小心漏掉了。”

爆豪胜己脸发烫,耳根像要烧起来,深吸一口气。

“废久喜欢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站起身来走出书房。以他别扭的性子,他是不肯再柔情蜜意地写下去了。

于是他抱着自己的刚回家的废久摁在墙上亲。他想:

“废久一身寒气,根本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他就是这个性子。可我大概就喜欢他这个破性子。托着伤痕累累的身子也要再来一战,恨恨刮把脸上的血又瞪着绿眼睛看着我,累得发虚也要完成任务,天大的风险也要急中生智来救人。真是犟脾气。但说他嘴软心硬又不对。他有时候温和甜蜜像只绿毛的猫,心肠也软,想要帮助的可怜巴巴的小鬼找他准没错。他真是乐衷于拯救与帮助,竭尽全力也要奉献,鸳鸯锅也帮,臭小鬼也帮,诋毁他的群众在敌人来的时候还是会得到他的帮助。但有些事情他像块千斤重的硬石头,认定了就不放手。”

“就算我清楚地知道我和废久两情相悦,竹马竹马,还是有一些不长眼的傻*想破坏我们,我还是不爽。比如那个半边的混蛋,那个鸳鸯锅,那个剥了一半的荔枝,雄英的时候就假借各种交流名义去废久家,现在三天两头地来找废久讨论问题,受了点小伤,来找废久,心理咨询,来找废久,抱怨我,来找废久,还委屈巴巴地看着我。***”

爆豪有一些微妙的委屈与酸意,他盯着绿谷出久的澄澈的绿眼睛,正想开口说些什么,门铃响了。

“绿谷,你在家吗?”门外传来的是很熟悉的轰焦冻的声音。

“轰君,我在啊。”绿谷面色如常地回答了。

爆豪猛地松开抱住绿谷的手,冲向房门,“我今天就要和你干架!鸳鸯锅!废久你别拦着我!你是不是护着他!”

绿谷抱紧他暴躁的爱人的腰,“小胜,听我说!”

爆豪觉得自己凄凄惨惨戚戚,窗外一定是暮云叆叇,横着几根空枝条,日落西山。“不行!”爆豪已经准备好战斗的准备,飞过去打开了门。

“哈!!!!!!”

对面的墙焦了一点,没事。

轰焦冻拿着一个食盒,“爆豪,你是不是误会了。这应该是你给绿谷的食盒吧。他忘拿回去了,让我帮帮忙而已。”绿谷出久用力地点头道了谢。

轰焦冻走了几步又转头:“麻烦下次不要这样戳单身狗的心了。”他面无表情,感觉自己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手,“我的心,在滴血。”


据绿谷出久复述,爆豪胜己表情非常精彩,冷漠地哦了一声,又有些遮不住的狂喜。

他在笑!


[胜出]事故处理

胜出恋情公开设定

——————————
我,是爆豪胜己的理智粉。

我曾经在结束二刷他的视频,内心炸烟花小鹿乱撞的时候,下一秒刷微博发现爆豪胜己这个混蛋竟然在机场单方面和DEKU吵架。

我,爆炸太郎的忠实粉丝,毅然决然地参与到试图用道理说服小榴莲的一群网友当中。所有人都怀疑我并不是榴莲头的粉丝,我很委屈。非常委屈。我觉得我的评论无比清楚理智,在一群舔颜或者蹭热度的粉丝公众号热评中无比显眼。

我说,我是爆豪胜己的理智粉,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出来说一声,请爆炸太郎不要总是单方面和deku吵架,感情需要双方来维护,作为榴莲的粉丝,我还是不希望绿毛小天使别人在一起的,我相信爆爆蛋会改过自新,对deku好一点,他就不会对你家庭冷暴力了。

我觉得我讲得非常对,可是你们为什么都在评论下面发狗头!我真的是他的粉丝!你们为什么都在评论下面发头歪眼睛歪还吐舌头的傻狗头!

万万没想到,他们不仅不相信我,还哈哈哈哈哈哈哈地艾特了爆爆蛋,我感到我的一腔真心受到了百分之零点一的伤害,毕竟爆炸太郎光是炸手机就搞死好几部了,我在资讯站上看过有一个采访,他不是越生气越冷静吗,只不过手里嘭嘭嘭地爆炸而已,罢了。

可是。

万万没想到,万年不上社交APP的榴莲头竟然上线了。他还评论了我。那是一条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带声音的评论。

他说:!!!!!!!*******!

我的心里不仅没有忐忑不安,还有一点点想笑。

剧情又开始跌宕起伏了,deku在下面乖乖地发了一句,小胜你要是再讲粗话教坏小孩,我,绿谷出久,今天晚上不回家。
爆爆回了一串悲痛的省略号。

我的心里不仅没有感到难受痛苦悲凉,我甚至还超级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甚至想看见爆炸太郎萧瑟的背影,想听见他颤抖的打给deku电话的声音,想听他向小天使认错,想看见他垂着肩膀乖乖地洗衣服洗碗擦地。

不行,我是爆豪胜己的粉丝。

好吧,我承认。我一个一米八的雄英毕业的大好青年,竟然是胜出的cp粉,双担但是更喜欢绿谷出久。

“米多利亚我爱你噢\(´O‘)/”我这样回复了DEKU。
接着不出意外地收到了「职业英雄」 绿谷出久的感谢*1与「职业英雄」爆豪胜己的愤怒私信*10000。

今天也是快乐的一天!

[黄叶]神了!他原来和我两情相悦!

同性婚姻合法设定
——————————————————————
旁:欢迎光临!今天的嘉宾是众望所归的黄少与叶队!欢迎两位!今天的我们一如既往的会让两位留下神奇的回忆,那么两位大神,你们准备好了吗!

黄少天:放马过来呗,但我话先说前面,你们可不准像上次那样在这种正经场合给我喂秋葵看鬼片,每次你们都一副温柔体贴我欺负了你们的样子,明明在老叶面前毁形象的是本剑圣啊!

(紧接着黄少以一种棒读的语气面无表情地启齿:“QAQ。”叶修轻笑了下,捏捏他的肩膀。)

叶修:少天每次都这么多话,等会他们剪视频的得愁死。

主持:那我们就——正式开始咯!大家都知道两位情深意切,两位大神的合体让人甜到牙疼,我记得在你们还没公布恋情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朋友,大家都特别好奇,两位到底是如何走到一起成为伴侣的呢?

叶修:其实我们俩都是挺实诚的人,公布那天早上才刚确定关系,晚上少天就火急火燎地发微博,我说实话,我们还没确定关系的时候虽然只是以朋友方式相处,但是我是喜欢他的。

黄少天:老叶这样打直球让我害羞到说不出话。

叶修:你不说我们就跳题了。

黄少天:哎别别别,我就是期待回答这个,顺带守护我们坚韧的感情。我很早之前就暗恋他,但是我也不清楚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我不想在他对我没感觉之前猛地一下表白,这样我反而会失去机会,再说还会给他带来困扰,机智如我怎么会干这种蠢事。我喜欢他,从内到外,他的性格,他的态度,他的独特性和他不自知的魅力,他的一切我都喜欢,我们是很合的来的,如果没法当恋人,只当朋友我也挺开心的。反正我就以这个想法和他一直这样相处,表白的契机——心痛,老叶你说吧。

叶修:嗯。表白的契机是文州,文州这人精的很,我就去了几次蓝雨,我已经装作若无其事,文州一下就发现了,这个小心脏,笑眯眯地问我需不需要他帮忙。像我这么刚毅的人,那——肯定是需要帮忙啊,文州真神,后来这家伙突然就表白了——哎,正合我意,哈哈哈哈。后来我听少天满脸愁苦地跟我转述他队长是怎么和他讲的,我只想说,文州干得漂亮!

黄少天(激昂):队长老是有意无意地讲老叶对他多好,老叶又和他聊天了,老叶又给他寄东西了,老叶不喜欢话多的人之类的让我心拨凉拨凉的话。我就怀疑他们俩之间有什么,我又想老叶最近态度挺暧昧模糊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问问他和队长的关系,然后直接表白!

叶修:这是意料之中,意料之中。

黄少天(激动):我就说!他怎么那么淡定!我发了之后他乖乖地回了句,嗯,我也喜欢你。我当时脑子一下就炸烟花了!他什么时候喜欢我的!我为什么不早点表白!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有小孩!房子谁设计!孩子和谁姓!反正他一句话把我撩的心里小鹿咣当咣当地撞墙,我半天愣住没发信息,他就又发了一遍,我爱你。我靠!我想不行了不行了,等会就去结婚吧!神了!他原来和我两情相悦啊!!

叶修:然后的事你们都知道啦。
(叶修笑着搂住黄少天的肩。)

主持:两位真是模范情侣,默契十足啊,我一句话也插不进,我们界内人士整理发现,两位对于电竞的看法也是很相似的,那两位具体是如何想的呢?

叶修:我还是那句话,荣耀,玩十年也不会腻。因为我热爱这个游戏,我热爱这个行业,当把一样事当作一种享受之后,标着工作繁忙的牌子,实际上是一种乐在其中。我热爱每一次超越,每一次胜利,每一次创新,每一次思考,我热爱这个游戏。荣耀,玩十年也不会腻。其实这也是我喜欢少天的原因之一,我们有共同热爱的东西,我们有高度统一的对胜利的追求和不变的信念。

黄少天:我向来想的都是,凭着一腔热忱去对待每一件事,尤其是我所热爱的。我们俩都知道我们的粉丝里有各种各样的职业。其实工作不一定是痛苦无味的。

叶修:完成任务后的满足感与成就感,全身心投入工作的心无旁骛,都是极为吸引人的,这向来是我们俩的准则。

主持:嗯,各行各业都有其独特的魅力,我作为记者也是同样的想法,我热爱这样的工作,了解不同人的不同想法。

叶修:对的,荣耀是我和少天相识相知相爱的中心线索,如果文州的话是导火线,那我们对荣耀共同的爱则是根本原因之一。

主持:两位情深似海,让人羡慕,经过两个话题后,我们已经清楚地了解到两位的默契与深厚的感情,接下来进入快问快答环节!第一题,两位都是对方的初恋吗!

叶修、黄少天:是。

黄少天(幽幽):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苏妹子的哥哥……

叶修:……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主持:第二题,在初印象里,对方是什么样的呢!一个词概括!

叶修:好苗子。

黄少天(慢半拍且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用了很多个词):聪明厉害而且非常帅!

叶修(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你们这是在难为我黄少天……我堂堂剑圣竟然多说几个字都不行,而且我说话根本没断啊这就是一个词!老叶你说是吧!

叶修(毫不犹豫):是。

主持:节目组表示很委屈,第三题,据说两位家里养了一只狗,那家中的具体地位是什么呢?

叶修:绿多地大于少天大于我。

黄少天:叶修大于我大于混蛋狗。

主持:啊,为什么黄少叫那只狗狗混蛋来着,我看过照片,那是只很可爱的萨摩耶啊!

叶修:嗯——少天,你说。

黄少天:王杰希送的,不怀好意QAQ,虽然它挺白的,挺可爱的,它站在老叶旁边也挺和谐的,老叶给它喂狗粮的时候他超帅的,但它占了我的地位!不能忍!

叶修:我最喜欢的当然是你啊。

黄少天(捂脸):我又害羞到说不出话了老叶~

主持:两位果然是甜到掉牙啊,第五题,两位会不会原谅对方的变心?

叶修、黄少天:不会!他也不会变心!

主持:总感觉最后这题有些无用,两位真的感情特别好啊……黄叶粉好感动呜呜。这一个短小的访谈的最后,再次感谢黄叶二位的到来,希望二位前程似锦,未来可期,感情越来越好!


叶修:等等,我还想说句话。
主持:请便。
叶修:少天生日快乐,我永远最喜欢你了。文州告诉我你也喜欢我的时候,我想的也是:神了,他原来和我两情相悦啊。我爱你!生日快乐宝贝儿!
黄少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老叶今天晚上你给我生个孩子吧!!!

叶修亲了一下黄少天。

[王杰希个人向]惊!微草队长王杰希发小访谈内容

我是老王他发小,咱都是一条胡同里长大的。老王从小就是那种隔壁家的孩子,我妈老是敲我的头让我好好学学他,别整天玩。

我的老妈啊!王杰希其实什么都会玩儿,玩得比谁都溜,篮球足球羽毛球,网游甚至是自带的小游戏,他都涉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是没见过老王在体育场上眼神有多凶狠,他整个人就像捕猎的狼崽。老王他是该认真干事的时候就心无旁骛,乖乖地把全副身心投到这件事当中去,我特佩服他这一点。我记得有一次上课我塞了张纸条给他,我真没别的事,我就乖巧地问问放学去不去打球,这家伙,我把纸条戳他手戳好两遍了,他端端正正地坐在那,眼睛圆溜溜的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轻咳一声,压低声音问他,我明明看到他放手的姿势都变了,这家伙就是不理我,还突然噌的一下举手回答问题。下课了后,老师把我叫上去讲了我一顿。我往下边看了一眼,老王朝着我很阳光地笑,他眼中清清楚楚写着俩字,活该。

老王确实是块读书的好料子,照他这成绩和态度,上清华北大没跑了,但他偏偏又跑去电竞,有次我们俩小聚,我问他为什么去电竞,他爽朗地笑了笑,说:“因为爱啊。”老王他一直都是对事情有自己的思考的人,坚定自己的态度和原则,铁柱似的谁也不能推倒。我觉着吧,他读书成绩好,是因为他爱学习,先前他参加演讲比赛的时候讲了他对学习的看法,惊动一树飞鸟。我还记得他说,学习是为了获取知识和提高这方面的素养,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把自己锻炼成德才兼备的人,学习是为了学习,而不是单单为了完成任务与前途金钱。他的独一无二的思考铸就了他,你是不知道那小子魅力多大,我差点想如果我是个女生的话我就嫁了。其实吧,他在每一个领域都是这样,坚定不移地怀着热爱向前走。所以从小到现在,我都可以自豪地拍拍胸脯说,“看见没,这我发小,王杰希。”

老王这人一直特有责任感,对人对事对生物对社会。他当班长的时候每个月咱班都是优秀班集体,他还特地搞了很多制度和班级活动,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是特别感动的,老王牺牲了打球和玩的时间特意去帮班里搞这搞那。他现在是微草队长,改变了原来的魔术师打法去适应队里,微草可是冠军队了,我特骄傲。我还记得当初我们俩是一起回家的,有时候遇到卖纸花来赚钱的老人,我耸他快点走,他反而撇开我,很和善地买了朵花,嘘寒问暖关心他们,我觉得我脸上烧得火辣辣的,感到有些无地自容,走上去和他们交流。老王真的改变了我很多。

他这人就是这样,奉献与无私是他的精神品格的一部分,我看到过他放学之后一个人在教室里从头到尾打扫,他因为担心风扇的风把扫起来的垃圾吹跑了,也没开风扇,那时正是盛夏。他的白校服透湿了,背上晕出暗色的痕迹,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他的额角眼袋人中都是汗,一滴滴顺着脸颊流下来,我赶忙去帮我发小,万一他累坏了他未来老婆肯定会暴打我一顿,话是这么样调侃的,但我实际上是被他的行为所影响了,我知道的。我也看到过他空闲时间写建议稿投到政府信箱里。对了,这家伙还老是突然不见,问他爸妈才知道他又跑去义卖了。


王杰希这人注定杰出优秀,无论他选择了哪一条路,他都会成为凤毛麟角,他都会鹤立鸡群。


我话实际上贼少,但只有讲到大眼儿的时候,我才感到自己口若悬河,头头是道,因为大眼太优秀了,按现在小姑娘的话来讲,我是个王吹没跑了。

最后想说一句,大眼儿,生日快乐,我发给你的红包看到了吗!夏休期记得来找我玩儿,咱一块打球去。


[树我]我寄存着的信仰与力量

     从初二开始,我就喜欢这棵树。太阳雨的时候课间走到外走廊去,步步如履薄冰,望着对面的发亮的树,走近了些趴在栏上,一个不小心险些滑倒。
      我喜欢这棵树。
      单单就是喜欢。

      01
      喜欢它胆敢在春天里沉寂,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像是过几个月就要高考的少年百无聊赖地在饭桌上戳戳碗扶一扶眼镜,心大的样子。然而偏偏我喜欢它,胆敢迎着诘问与疑惑,暂且地蓄势待发罢的模样。我看得一清二楚,落下的旧叶子和拼力在枝尖冒出的芽,那是春天里像是辜负众望的晦暗后藏着的力量与沉静,牵动了我的心。我想,我们便荣辱共存。

      02
      喜欢它冬日里的先抑后扬。前段日子的缄默令人窒息,喑哑的叶鸣声和着飒飒的风声舔舐着耳畔,怪冻人的。然而后段日子太阳常常出来,下午在天桥上望它便是真真的水亮水亮的潇洒的样子,墨绿色的一片片覆着了冷气的叶子,温和地发着光。那是它的向阳而生的荣光,牵动了我的心。我想,树是我,我是树。

      03
      喜欢它金秋里的无所畏惧的绿意盎然。它是一副以梦为马浪迹天涯的无畏模样。黄岐大桥边上的树金灿灿的染了一树,其他也多多少少了粘了些麦芽糖,但是它就干干脆脆立在那,那是它的个体的计划与打算,我该是绿的璀璨夺目的时候谁也挡不住我,哪怕前前后后几棵老树的澄黄的落叶被小孩子争着抢着,我也不艳羡。它就亮晶晶地站在那,秋天的光翩然而至,光芒在叶尖次第绽放。那是它秋天里风流倜傥的绿光,牵动着我的心。我想,要的就是这股气势与无畏。

      04
      喜欢它盛夏里的灿烂,那便是真真切切的粲然,带着一股自信的魄力。没什么遮挡保留了,一年来的贮蓄的力量与夏天里飞溅的阳光大战三百回合,每一片叶子怀抱着阳光,开在阳光里,鲜亮的样子像是六月赶考的少年脸上的笑。它若有意识形态,它一定是迈着大步意气风发,风吹起了它的头发。那是它自信自豪的气魄,牵动着我的心。我想,这足以助力中考。

    05
     我心理承受能力不强,又爱胡思乱想,关键时刻又看到它懒散的样子不免感到雪上加霜,然而我又中二魂十足,瞎想着静物拟人化是何其模样,关键时刻又看到它在阳光下被淋上的一层波澜壮阔的浪,突然觉得我与它共存。于是篇篇关于它的作文里,讲的都是肺腑之言,承载的都是我的美好的期望与热爱。

      我爱这棵树。
      那是我的光,我的力量,我寄存的信仰。
      陪伴着我。
     

[喻叶]九月见

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结束了。叶修和喻文州都有些恍惚,不用在下午突然看见语文课代表抱着一沓答题卷大步流星往教室走,不用在深夜拉着兄弟温声细语地鼓励他,不用周周清,不用三点前回校。两个月不能见到彼此。
  叶修和喻文州在学校里是点头之交,回家路上却能兴致勃勃聊下去再回家上网打盘游戏,  但是毕业晚会上的聚餐,他们都没合过照。
  聚餐结束后已经很晚”了。黑色沉沉地覆满天,墨绿色的叶子簌簌地低鸣。叶修向来是一-副春风得意阳光灿烂的样子,喻文州平日里总是温润和气,  他们仿佛从未遇见过什么,  在窄门前,他们往往强硬咽下苦。
  今日里似乎是迥乎不同了。
  他们勾搭着肩和背,摇摇晃晃地慢吞吞地走,保持缄默,像北雁,只扑棱羽翼。先还是喻文州打破了沉默。“感觉怅然若失。”叶修声音沉沉的,问他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一”喻文州突然拉长语调,像是毫不在意的样子,然而却能够清晰地感到微微的发涩的颤抖,“考试总感到没发挥好,我们俩应该分不到一一个班。  ”
  喻文州搂紧了些叶修的肩,叶修高高仰着头,向着一望无际的天,道:“不会的。相信自己。”他把手伸出来,仔细地理掌纹  “我们从小学到初中,每一次比赛,每一次考试,我们命中注定是一起的。谁让我们势均力敌,旗鼓相当呢?”
  喻文州挣开了些,猛地有些激动,“但是我没有正常发挥!
  叶修的声音被堵在喉咙深处似的,“你以为我就正常发挥了吗?”他很洒脱地笑了笑,“你不要太在意这些了,我知道你的父母管教严,要求高,但是你是为自己而活,你是为自己的理想与目标而活。”
  叶修轻轻拍了拍喻文州的肩,“我们都是斗士。过去了的挫折只是泛起的涟漪。我们都是斗士。我们学习,不仅是为了我们的前途,更是为了学习本身。你难道不记得.上期末你和我说的话吗?”
  喻文州怔了一会,他当然记得,叶修家里几个亲戚和他的矛盾很严重,甚至对他大放侮辱蔑视之词,叶修跑去喻文州家里过夜,喻文州颇为坚定地告诉他,“你是叶修,你的能力是不容置疑的,  他们说就让他们说去吧,我们是为了我们自己学习,我们是为了学习而学习。“我记得,我当然记得。”
  叶修爽朗地笑了,“这是我们的目标啊,我们要共同勉励才是啊,况且就算不在一个班,不还有分班吗?
  喻文州突然咧嘴笑了,“一起加油!”
  “好嘞!那我们赶快跑回家睡觉成吗?”叶修看似正义凛然。
  “我今晚去你家睡,为了防止你半夜溜起来打游戏。”喻文州轻飘飘地丢下一-句,就向前跑了。“文州你看这通融通融,就玩几盘荣耀,我输了就不玩了。"叶修贼兮兮的声音传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如意算盘,你这水平会输吗?”喻文州义正言辞地反对。
  叶修一把搂住喻文州的肩,“那就是喽!我们俩怎么可能会输呢!  ”
  喻文州愣住了,又情不自禁笑起来。叶修真是、太好了。
  第二天早.上极为神奇的是,他们俩一个骨碌就爬起来了,面面相觑,  叶修从床头柜顺来喻文州的手表,“靠。七点。
  叶修跳下床,鬼鬼祟祟地跑去书房,  喻文州靠在床头,闭,上眼睛揉太阳穴,“叶修大清早不要玩游戏。“啧。
  ”那你倒是快起啊文州。”叶修倚在门边笑着看他。“我们今天不玩个彻底誓不罢休!  ”喻文州踢开被子起身,  把被子折好,  跑去洗手间洗脸刷牙去了,“你去洗漱啊,我们今天先去跑步,”叶修撇了撇嘴,满嘴牙膏沫模糊不清地说:“又跑步。
  ”跑步对身体好,  然后去买包子吃早餐,接着去文具店,”叶修又岔进一句调侃,“大男人这么少女啊。然后去电玩城,再去看电影。”等到他们俩站在电玩城门口,喻文州犹豫不决的时候,叶修强行把喻文州拉了进去。
  大概就是一个好学生拉着另一个好学生去网吧的即视感。
 

[轰出]平淡

月亮为大地褪下亮金色的太阳的衣裳,四周是一片令人心稳的宁静。傍晚的大街上都是一些结伴而行的散步的人们,聊长聊短。空气里涌动着快活与轻松。
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已经在一起很久了。每天工作繁忙,也只有放大假的时候才能够放松自己,仔细品尝一下与彼此相处的每一个朴素的生活细节。
绿谷出久右手轻轻捏了一下轰焦冻与他牵着的左手,“轰君,前面有冰淇淋车,你要吗?”绿谷出久花费一点时间想象了一下红白头发的轰焦冻认认真真看着红白色的冰淇淋乖乖舔它的样子,忍俊不禁。轰焦冻瞥到他偷笑的样子,毫不犹豫地拉着绿谷出久跑到车前买了一支绿色的冰淇淋。
“出久,一起吃吧。”轰焦冻笑眯眯地用右手拿着冰淇淋放到绿谷出久身前,绿谷出久很无奈地埋头咬了一口,他一抬头,轰焦冻就开怀地笑了,他用左手蹭蹭绿谷的头发,又戏谑地指了指嘴角。
绿谷愣了一下,用舌头在嘴周边实实在在转了一周才舔到沾到的冰淇淋。“出久这个样子真是傻的可爱啊。”轰焦冻咬了一口冰淇淋,拉着他往前走。“轰君真是的——”绿谷出久抗议,在心里补上,明明轰君自己笑的时候才是最傻的。他们俩一路上边走边笑边闹边吃,才吃完了这个绿色的冰淇淋,天已经慢慢地暗下来了,他们俩已经慢慢走到了公园。
“出久你会怕黑吗?”轰焦冻调侃道。
“!才不会怕!男子汉大丈夫!一点都不怕黑!”绿谷出久右手高高举起,很有力量地在空气里挥了几拳。
“出久这个样子真像动漫里那个中二少年啊——”轰焦冻很好笑地看着他的动作,又觉得非常可爱。
“轰君你现在还看热血动漫吗?到底是谁比较中二啊?我上次可是不小心看到你大吼什么口号来着。”绿谷出久又回想起上次一回家看到轰焦冻站在沙发上喊了什么,托腮仔细回想。
“咳——没什么没什么。”轰焦冻欲盖弥彰地咳了几声,脸突然有些红。他上次是在用中文喊一定会娶到绿谷出久来着,他在网上看到这样好像会生效的。
“其实,出久为什么不肯喊我焦冻呢?”轰焦冻巧妙地又咳了一下,转移话题,其实他自己确实对这件事情很郁闷,上次八百万和丽日御茶子教他在郁闷的时候可以说——“QAQ。”轰焦冻的嘴里紧接着冒出这三个字母。
“可能是高中的时候喊习惯了,那我以后喊你焦冻吧轰君。”绿谷对于轰焦冻用一种比较冷淡的声音说出疑似卖萌的话,总感觉他更加可爱了。绿谷伸出手拍了拍高处的轰焦冻的头,“啊不,焦冻。”
轰焦冻的心脏突然极其猛烈地跳动了起来,他感到自己的脸在微微的发烫,往旁边一看,出久正笑着看着他,出久的亮亮的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星星里晃着闪闪的水光。
起风了,公园里树叶默契地奏起了欢乐颂,沙沙声窸窸窣窣。但是轰焦冻觉得他的脸更加烫了。轰焦冻突然感激现在是在晚上,要不然出久看到他脸红肯定又要笑他,然后他看到出久笑脸就会更红。
“出久,我们走回家吧。”轰焦冻突然很想快一点回到家仔细看绿谷出久的眼睛。“好,焦冻。”绿谷出久眼含笑意,手握的更紧了。
啊出久真是。
啊焦冻真是。
太可爱了。
太可爱了。

[喻叶]〈论坛体〉我怀疑我男朋友…

1L  楼主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我怀疑我男朋友在外面有人了。
事情起因是我的队友和他的队友在视频聊天,我非常非常清晰地听见我男朋友的声音,很宠溺地说了一句别闹。
当时对面非常欲盖弥彰地吵了起来。
我现在正在很认真地分析会是谁勾搭上了我一心只有游戏的男朋友。

2L  白学专家
鱼君为什么不打个电话证实一下(doge)

3L  dekuuuuuuu
啊这种事,也有可能是误会的

4L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祝你不吸氯气

5L 别看我只是一只狼
祝你不来青青草原

6L FFF团不烧真爱
楼上疑似cp(doge)
鱼君为什么不直接当面去问呢,难道是异地?

7L 楼主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确实,我们俩是异地恋。
他非常非常优秀,在我们这个行业算是很顶尖的人了,我也想打电话,但是我怕我听到我不想听到的真相。

8L  不是大小眼
有没有可能是同事或者合作伙伴?

9L  揪住你的小辫子不放
如果是真的话,感觉是一台大戏……支持楼主抢回真爱!

10L  起床气不重
支持楼主抢回真爱!

11L  威猛先生
支持楼主抢回真爱!

12L  热爱NTR
支持楼主抢回真爱!

13L  今天你用佳洁士了吗
大家不要再刷了(滑稽)鱼君要不先探探口风?

14L 楼主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谢谢大家。
他的同事感觉没什么大可能,但是合作伙伴我有一点怀疑,因为他有一个合作伙伴姓王,和他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我们俩大学交往在外面约会或者逛街之类的时候,王同学总是打电话给我男朋友让他带东西。
我后来和王同学打了一架。我男朋友揍了我们俩。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偏袒谁。
而且我听说王同学最近跑到他那去了。
呵呵。

15L 红红绿绿好姑娘
总感觉楼主的语气有一点可怕……

16L  理智分析
鱼君,隔壁老王有没有喜欢你男朋友的特殊表现,感觉他有点像护崽的好麻麻?

17L  楼主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王同学送过我男朋友相亲网帐号。

18L  不是大小眼
据我多年的经验,应该不是他。

19L   香飘飘的奶茶果
鱼君有可能是你想太多了,先打个电话探探口风?

20L   小夹袄
其实好像楼主也是男生,毕竟“打了一架?”

21L   FFF团不烧真爱
如我的名字,真爱不烧。祝楼主抱回真爱!

22L   dekuuuuuuu
其实我觉得真的有可能是误会……

23L   哄哄烧焦了的果冻
感觉楼上是小天使系列的预言家,我站楼上!

24L  海燕呐海燕
楼主打完电话回来了吗?
(星星眼)

25L 楼主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我问他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他说:“隔壁市的队过来玩,顺便带了一点东西。”
他隔壁市的那个队被戏称牛郎团……那个队长和我男朋友经常被拉郎配,其实互动都没多少。

26L  醋沾饺子
带了一点东西?带了玫瑰花?带了戒指?带了信物?

27L 起床气不重
楼上不要搞事!鱼君不要想太多,有的时候怀疑和事实有可能截然不同的!

28L 揪住你的小辫子不放
鱼君不要瞎想,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你男朋友其实很爱你的!

29L 不是大小眼
所以楼主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去打电话,或者订票飞过去。

31L 快刀斩豆腐
站dekuuuuuuu君的误会说!感觉去了肯定是惊喜,不是惊吓!

32L 犬牙啃大骨
楼主加油啊!要不带个小礼物?

33L 楼主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带了个小狗玩偶,已经在机场了。

34L 不是大小眼
赌一块,绝对是误会。

35L 爆杀亲
大小眼君说的对!

36L 红红绿绿好姑娘
哈哈哈都说不是大小眼还叫大小眼君,大小眼君很心塞的哈哈哈

37L 不是大小眼
心塞程度直比我的数十年的竹马白菜被猪拱了。

38L 威猛先生
不知道竹马男朋友会不会经常打喷嚏

39L 香飘飘的奶茶果
常常自言自语:谁在骂我?

40L 颜文字君
起来冒个泡,楼主到了吗?

41L 楼主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真相大白。
是误会。

42L 不是大小眼
还误会王同学。
建议喻君向王同学道个歉。

43L 楼主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不知道王同学的蛙崽回来了没? 可能是又像白菜一样被拱了也说不定呢对吧。

44L 颜文字君
感觉突然明白了什么,王同学原来有对大小眼!

45L 不是大小眼
呵呵。

46L 威猛先生
撒花!

47L dekuuuuuuu
撒花!

48L 爆杀亲
撒花花!

49L 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
大家好我是鱼君的男朋友,事情是这样的,隔壁市的队里有一个炸毛的像藏獒一样的人,他家里养了哈士奇和萨摩耶,大狗生了一窝的宝宝,他们队跑过来玩,问我们要哈士奇还是萨摩耶,我们当然选萨摩耶了,那只小白狗天天在我怀里闹腾,太闹了,和我男朋友差不多。

50L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嗯。

51L 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
情人节快乐。

52L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嗯。

53L 沐浴在橙子味的狗粮中
太腻了这俩人,明明面对面。

————————END——————————————

有一些可以通过名字猜出是谁的哈哈哈
情人节快乐!!!!

[喻叶]黑凤梨

叶修特意在2月9号坐飞机去G市,叶秋当时系着围裙满脸不可置信地问他去干嘛,他留下句“见男朋友”,没等叶秋反应过来就带上门溜了。
“混蛋哥哥!!”

叶修心安理得地坐上飞机,一路上一直在想送什么给文州。送花?不行太肉麻了。送领带?不行送过了。送酒?总觉得没什么诚意。送自己?
叶修红着脸想了一会把这个想法放在待定选项中。
到G市之后,他跑去饰品点买了一个蝴蝶结,想尝试着带带看,发现自己怎么带都带不上,只好满脸黑线地跑回店里问店长。店长心知肚明地笑了笑,教叶修带好,叶修照了照镜子,总感觉有点羞耻,算了算了,豁出去了。

叶修去喻文州家这件事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到的时候正是下午,叮咚叮咚的门铃把喻文州从午觉中唤醒,他捋捋头发,踢踏着拖鞋跑到门口,“请问是谁?”
叶修摸了摸头上的蝴蝶结,把头闷在包里,故意变了声调,“你猜。”
喻文州马上就猜了出来,他把一只手倚在墙上,“你猜我猜不猜的到你是谁?”叶修挑了挑眉,不甘示弱地喊回去:“你猜我猜不猜的到你猜不猜得到我是谁?”喻文州轻笑,“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你猜不猜得到我猜不猜得到你是谁?”叶修无奈地笑了笑,“文州开门,我是叶修,我可不想再弄文字游戏了。”
他们这一来一回的猜不猜把家里的萨摩耶文州弄醒了,在喻文州本人打开门正准备拥抱叶修时,文州先发制人,像梭子一样跑了过来,一个箭步跳到了叶修身上,冲他嗷呜嗷呜汪汪汪叫,喻文州接过叶修手里的行李,意味深长地盯着叶修头上的蝴蝶结笑了,“先进来吧。”
文州蹦着跳着进来去喝水了,喻文州摸摸叶修头上的蝴蝶结,“你怎么过来了?”
“给我的小英雄庆生。”
“礼物是我自己,明天一天,我都陪着你。”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地跳个不停,他怀疑自己的脸已经红到耳根了,他咳嗽两声,“你今晚睡哪?”
叶修笑眯眯地顺着文州的毛,“睡文州旁边。”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男朋友真是太调皮了,要惩罚。

晚上两人随便煮了泡面就吃,等到他们俩都洗完好好地躺在床上时,文州从它自己的窝里溜出来,把头抵在靠着叶修那一边的床边,呜呜地低鸣,叶修看它的样子实在可爱,“州州,上来吧。”他拍拍床。
文州闻言,一下就跳了上来,走到喻叶两人中间,把头靠在叶修的头发上蹭。
喻文州心情很复杂,他看着自己身旁那团白色的球,今晚只能盖棉被纯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文州是被文州舔醒的,叶修笑眯眯地看着他说,“生日快乐,我的小英雄,黑凤梨。”
喻文州愣了一下,动作迅猛地扑上去亲他。

叶修和喻文州在厨房做早餐,叶修百无聊赖地玩喻文州围裙的带子,“你打算怎么过生日?”
喻文州立刻正经地回答出来,“打荣耀,吃蛋糕和吃你。”
叶修:你能不能不要把吃我说的这么正经?
打荣耀自然是喜大普奔的事,就算今天是喻文州生日,叶修也不会放水,这就是叶修,这就是最真实的叶修。
这是喻文州最喜欢的叶修。

[喻妈妈的话]生日快乐

文州还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他做事总是顾全大局,照顾别人的意思。
就我来说的话,在他的学习成绩这方面没有太大要求,只希望他好好学习就够了。可能是他爸爸常常和他说自己望子成龙的期望,后来我去开家长会的时候,他班主任和我很郑重地说:“文州非常优秀,但是我总感觉到他心里有很大的压力,如果是自我加压,希望您和文州爸爸耐心开导下他。”
我回去之后狠狠地说了一顿他爸,然后我们就吵架了,他爸爸一开始认为文州的压力不算压力,没有什么事。当时我们夫妻俩在房间里,文州在客厅写作业。等我们统一好意见,稳定好情绪时,我出去找文州。
他趴在客厅的茶几上写作业,头顶只有一盏明晃晃的白色的灯,没有灯的地方自然一片暗,我站在房间的门口愣愣地看着文州,觉得自己心里堵堵的。
文州非常懂事,比同龄的小孩子都要明事理很多,学习上他也是各门都很优秀,以前过年串门时亲朋好友都说文州是天才,是第一名,我们夫妻俩这些年也不知觉地要求他一定要优秀,可是他同时也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啊……人自然不是完美的,每次考试后,他总是愁眉苦脸的,以前我们还以此为荣。
当时我没说什么,径直走到厨房去做饭,晚上的时候文州已经完成作业,我到他房间里第一次和他促膝长谈。…文州当时差不多理应快到叛逆期,但我总感觉他已经像个大人了,我又感到欣慰,又感到愧疚。

文州大概最叛逆的时候就是他主动和我们提出放弃读书选择电竞的时候,我当时很不可置信,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其实我们俩都很希望他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找一份好的工作,有一个好的家庭。我听说当电竞选手很累,而且退役之后他可怎么办?
那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幕。我从未见过文州的眼神如此坚定,如此坚决。他从前像雪,和和气气,那一刻却像冰,态度坚定,一往直前。我突然想起了我那时候坚持要去美术学院,爸妈一开始也是不肯同意,但后来也是拗不过我就同意了,如今我也一直都在艺术这方面工作。
“文州,你让妈妈先想想,晚上就给你回复。”他爸爸看向我,我拉着他爸跑进了房间。文州也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是文州的第一次反对我们的选择,我明白他有多坚定,他爸爸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刚刚一直铁青着脸质问文州,心里却软下来了。毕竟我们还是他的父母,我们真心希望他能追求自己的理想,他能快乐地生活。

之后我了解到他去的训练营叫蓝雨,我觉得这个名字不错,那一片湛蓝是雨水汇聚而成的,我相信文州的成功也会由他的努力汇聚而成,我相信他。
他在训练营刚开始那段时间,回来时总是很沉闷,我担心他是不是受欺负或者是自强的心受挫。我特意上网仔细查了一下文州玩的游戏,发现有荣耀教科书这一说,我思考了一下,晚上就拨了个电话给文州。他从前在学习上很擅长总结,如今换了一个方面也是同样的道理,可能确实有一方面不怎么优秀,但是成功是由方方面面促成的,要学会总结,学会观察,学会发现。
对面电话沉默了一会,才有声音像草芽一样冒出来,“谢谢妈妈。”
后来他慢慢地好了一些,我一直在网上关注他的个人信息,突然在有一天在他玩的那款游戏的官网上看到了蓝雨战队信息,队长喻文州。心中油然而生欣慰与自豪之情,我的儿子当上了队长啊,这是对他能力的证明啊。
又过了大概几年,我又看到游戏官网的首页上大大的一行字:
喻文州带领蓝雨战队获得荣耀第六赛季冠军!
我和他爸商量了一下,打算在他休假的时候给他办一个庆功宴什么的,他在电话里很轻快地笑了一下,“唔塞啦,妈咪。”
尽管这么说,休假的时候,他和他的一个搭档回来家里,手里拎着一些菜。我们夫妻俩很惊喜地看着他,他把菜举起来,狡黠地笑了笑:“办庆功宴啊,不过我来做菜。”文州和他爸去厨房里忙活,我就和他的搭档黄少天聊天,我听少天说,文州在队里是一个很稳重的人,也很冷静,胜不骄败不馁,遇到大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冷静下来思考。我心里越发庆幸当初同意文州的决定,这是他的理想,这是他的梦,这是他热爱的,我无权干涉。

文州一直都像一个小太阳一样,时不时的给我们夫妻俩寄礼物,有时候是某地的特产与纪念品,有时候是衣服,每过一段时间就给我们卡里打一些钱,再回来看看我们。每次我心里都暖烘烘的,像他很小的时候我抱着他,他睡着了,我看着他的那一刻,心里像被阳光很温柔地照射着。
去年新年的时候他可能会晚一点,在年二十几的时候,他还是没回来,年二十六晚上,他打了通电话给我,我心里一紧,他不会是不回来过年了吧?
“喂?妈,”我觉得他声音闷闷的,心里愈发紧张,“新年快乐,同我开个门得唔得啊?”
我一打开门看到文州就站在外面,两只手都是东西,手机插在衣服兜里,心里突如其来一阵感动,上前轻轻打了他几下,“过来吃饭!”
他很灿烂地笑着,边答应着我,边换拖鞋。

之后我看游戏官网上宣传世界荣耀职业邀请赛,国家队的领队是叶修,队长是……队长是文州!
“咱儿子要为国争光了!”我双手紧握文州他爸的手,他表面上没什么反应,还嫌我太激动,可是后来我分明听到他和左邻右舍讲这件事,他还是刀子嘴豆腐心。

喻文州是我的小英雄,一直都是我的小英雄。
我的小英雄,生日快乐。
记得回家吃饭。